我是一只大免纸

黄蓝担一枚 山风内西皮无雷

【磁石】只有我們知道的事 N Side

呜好看qwq

11月のさくらは咲く。:

*J禁暴風團


*CP磁石


*151015 櫻井有吉アブナイ夜会衍生


*和 @拾荒。 雪醬一起寫的合作文(^O^)/ 大家看完這篇記得要看看雪醬的S Side喔 點這邊!


 




「喂喂,起來了喔,該去翔ちゃん那裡了。」


 


感覺到有人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二宮和也緩緩地睜開眼睛,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昨天晚上和相葉雅紀一起去店裡挑的長褲被扔到膝上,轉頭一看才發現對方已經穿好了那件迷彩的連帽T-Shirt,正在把一罐罐的啤酒往小冰箱裡放。


再戴上那頂迷彩的帽子,看起來好像要去賞鳥一樣。


微醺的腦袋有些昏沉,沒來由地就在腦海裡冒出反射性的吐槽,不過二宮並沒有說出口,只是默默在緊身的迷彩短褲外再套上那件待會要送給那個人的長褲,大野智和松本潤大概是喝醉了的關係先回各自的房間休息了,準備萬全之後二宮一言不發的跟在相葉身後走出房間,去敲隔壁房的房門。


 


「你們不太對吧──」


果不其然的,來應門的櫻井翔一看見他們就爆出了熟悉的笑聲,沒做造型的頭髮輕輕地散在額前,隨著笑起來的頻率一顫一顫,遮住了修剪過的眉毛,彷彿也抹去了些平時不經意散出的鋒芒,多了種柔和的可愛。


稍微環顧了下對方房裡的擺設,一旁的桌子上堆著一團團看起來像是衣服的布料,又展示了私人衣物了嗎?他記得那個黑色的袋子是櫻井專門用來放貼身衣物的,難道這次連內褲都一起展示給觀眾看了嗎?


以對方那樣敬業的性格,大概會吧。


 


「這可是愛呀。」


「你不接受嗎?」


「我們可是很不甘心的啊,一直被巷弄街坊的人說迷彩啊很俗氣什麼的啊……」


「所以我們想送你禮物,由我先開始可以嗎?」


「嗯……可以喔。」


 


看著櫻井穿上他們脫下來送給他的衣服,笑得眼睛都瞇成了一條縫,整個人往後躺把全身的重量靠在沙發背上,大概是真的很開心吧,雖然是這樣有些亂來的禮物就是了。


 


草率的結束了有些不知所措的亂入,在走廊上和相葉說了再見,往和對方相反的方向走去,左手握上門把,另一手下意識地往褲子口袋摸想要掏出房卡的時候才驚覺不妙。


 


糟糕。


把房卡忘在脫給翔さん的褲子裡了。


 


怎麼沒在相葉那傢伙拿回房卡的時候想起來呢……果然是喝多了嗎?有些無奈地往來時的方向走,錄節目的工作人員似乎還沒有離開櫻井的房間,現在進去應該不太好吧,只能坐在這裡等裡面結束了……


 


什麼時候才會結束呢?這麼晚了還要工作很累吧?


等一下翔さん看見我坐在這邊一定很驚訝吧。


快點發現我呀。


明明才分開了幾分鐘,卻好像已經開始想你了呢。


 


二宮倚著身後的牆壁席地而坐,似乎一靜下來,方才還安分的醉意就一瞬間湧了上來,許許多多奇怪的想法也就一齊開始襲擊腦袋。


 


也許在旁人耳裡聽起來只是節目效果吧,不過他和相葉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的。


就是因為不想看見櫻井老是被節目的另一個主持人和來賓說俗氣,才會拉著相葉在昨天晚上到當地的服飾店,認認真真的挑一套他們覺得適合櫻井的衣服,特地穿來送給他的啊……


明明知道那樣的評論多多少少摻雜了製造節目效果的目的,還是像個小孩子一樣對這樣的事認真起來。


只要一遇到你的事情,似乎就會不自覺的變得認真起來啊……


在你被欺負的時候幫你平反、在你覺得寂寞的時候陪在你身邊。


 


身旁的門喀擦一聲打開了,提著兩個箱子手拿著攝影機的工作人員走了出來,看見二宮坐在門邊的時候似乎有些震驚,連忙叫來了房裡的櫻井。


 


「沒事、沒事。」二宮從地上站了起來,正好對上櫻井小跑著出來有些驚慌的眼神。「只是把房卡忘在這裡了。」


果然還穿著剛剛送給他的那套衣服呢。二宮伸手往櫻井腿邊探去,對方反應不及下意識的想躲,卻馬上被二宮扣住了腰側,靈巧的手伸進櫻井左邊的褲子口袋掏出自己的房卡,伸手在有些愣住的工作人員眼前晃了晃,像是證明自己沒有說謊似的。


 


「啊總之,你先回去休息吧,今天辛苦了。」


「啊,好的,櫻井さん、二宮さん,你們也辛苦了。」


 


把工作人員打發走之後,似乎誰都沒有要就此分開的打算。櫻井讓出了一條路讓二宮進門,環顧了下空無一人的走廊後就關上房門落了鎖。


 


「ニノ──」大概是還沉靜在剛剛開心的氛圍裡吧,櫻井的語氣聽起來很輕快,小跑著來到二宮身後雙手環上了對方的腰,把頭埋在他的頸窩裡一蹭一蹭的,身上還穿著有些厚重的連帽T-Shirt,好像什麼貼過來撒嬌的毛茸茸大動物一樣。「肚子餓了。」


「那就自己去做啊。」二宮拍了拍環在腰上的那隻手,語氣有些慵懶。「在夏威夷的時候不也自己煮了宵夜嗎,你好意思叫一個醉了的人幫你煮飯啊?」


「咦──」櫻井鬆開了抱著二宮的手,抓了抓柔軟的頭髮後雖有些不情願還是走向了廚房。「好吧,如果ニノ累了的話先休息沒關係喔。」


「嗯。」


 


隨興地往沙發上一躺,從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見櫻井站在廚房裡有些慌張的背影,從抽屜裡翻出了煎蛋捲的鍋子大概是想做個玉子燒吧,不過成品肯定不是沒熟就是燒焦的。


想起去年櫻井在夏威夷煮宵夜時那狼狽又不知所措的模樣,二宮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明明對美食那麼執著,為什麼活了三十幾年卻連一道簡單的菜都做不出來呢?試著教過對方卻發現這樣似乎並沒有比自己親自做給他吃來的有效率,還要收拾對方弄出的殘局實在太累人了。


那樣笨拙的可愛的一個人。


原本以為只有這一面可以當成專屬於自己的呢,卻還是在電視上播出讓全國民眾都看見了。


 


明明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翔さん呢。


不想跟別人分享這樣的你啊。


 


「你不脫掉嗎?」二宮悄聲無息地走到廚房門口,忽然開口似乎讓櫻井嚇了一跳,肩膀小幅度的抖動了一下。「那一身迷彩服。」


「喔……」櫻井用左手搓了搓連帽T-Shirt的口袋,一邊從冰箱裡找出三顆雞蛋。「我很喜歡喔,謝謝你,還有雅紀。」


「嗯……不對,翔さん,你加太多鹽了。」


「咦?什、什麼?」


 


二宮抓住櫻井還想再往蛋液裡加鹽的手,搶過對方拿著的茶匙和鹽罐,嘖了一聲,有些嫌棄意味的把櫻井推到廚房的角落,他可不想看見櫻井不小心燙傷手指或是把廚房弄得一團糟,他可沒有額外的體力照顧對方或收拾廚房。


櫻井被推到一旁之後就安靜了下來,看著二宮重新調味,幾分鐘之後,泛著漂亮金黃色色澤的玉子燒被放在潔白的盤子上端上桌子。


 


「不要喝了啦。」櫻井拿著兩人份的餐具坐到二宮身邊,輕輕抽走對方不知道什麼時候從冰箱裡找出來的啤酒。「不是說醉了嗎?明天還有演唱會呢,不要喝太多比較好。」


「媽媽真囉嗦──」二宮往旁邊一靠,把頭擱在櫻井的肩膀上,雖然是溜肩躺起來卻意外的舒服呢。


「至少是爸爸吧。」


「是媽媽喔,溫柔的會疼我的媽媽。」


「好、好,ニノミ好乖──」櫻井伸手摘下二宮戴在頭上的帽子,揉亂那頭柔軟的頭髮,挟了塊玉子燒放進嘴裡。


「如果有吉さん再欺負翔さん的話,我還會來幫你報仇的喔。」二宮坐正了身子,望著櫻井咀嚼著的側臉,異常認真的口氣說出了像是玩笑的話,果不其然惹的櫻井豪爽地笑了起來。對方喝了口方才從自己手中搶去的啤酒,挟了塊玉子燒放在二宮面前的小碟子上。


 


笨蛋翔さん。


 


二宮的右手壓在櫻井的左腿上,趁著對方轉過頭來還來不及反應的空檔把親吻貼了上去,淡淡玉子燒的甜味和一絲絲啤酒的苦味在唇間散開,感受到櫻井的身子一瞬間僵硬了下又慢慢放鬆,對方柔軟的舌頭探出來掃過下唇想加深這個吻的時候,二宮勾起了嘴角的笑意,輕咬了下櫻井的舌尖就分開了彼此的距離。


 


「ニノ……」櫻井一臉委屈的看著二宮,被咬了的舌頭還伸在外面,講話含含糊糊的一點都不像個新聞主播或者Rapper啊。「好過分……」


「嗯?翔さん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明天如果唸不出Rap怎麼辦……」


「你這幾天也沒唸好。」


「還不是你們一直晃……」


「這可是懲罰喔。」


「咦?」


「怎麼可以讓觀眾看見那麼多專屬我的翔さん呢?不過我很大方的,這次就先原諒你好了。」


 


果然被自己的言論嚇到了吧,一瞬間愣住還伸著舌頭的樣子看起來有些滑稽的好笑,終究還是忍不住說出來了,明明知道有時候彼此都是身不由己,卻還是會在意這樣的小事情啊。


反正喝醉了,就這樣任性一次也沒關係的吧。


翔さん一定會理解的。


 


「我回去了喔?」二宮拿起進門的時候扔在桌上的自己的房卡,站起身作勢就要離開。「翔さん明天見。」


「等、等一下啦……」


「不要太晚睡,宵夜吃完就趕快睡吧。」


「不要走啦……」


 


手腕被熟悉的溫度圈住,房卡也悄悄的被身後抓住自己的人抽走了,就算不回頭似乎也能想像櫻井現在的表情,一定是一臉困擾又委屈的模樣吧。二宮沒忍住嘴角的笑意,不過在這個角度,對方應該是看不到的呢。作勢想要甩開對方的手,果然馬上就加重了圈著的力道,櫻井支支吾吾地似乎想說些什麼又找不到適當的詞彙,平時流利的口齒到底都到哪裡去了呢?


 


「嗯?翔さん還有事嗎?」


「留下來陪我嘛……」


「嗯?你說什麼太小聲了我聽不見。」


「以後不會在電視上脫衣服了,ニノ不要生氣……」


 


二宮轉過身一邊拍著手一邊大笑出聲,才不是在意那個呢,明明自己剛才也在電視上脫了褲子嘛。櫻井站在原地一臉無奈又說不出話的樣子看起來又可愛又好笑,就是因為這樣有趣的反應才會讓自己忍不住想要捉弄一下這個人啊。明明平時錄節目的時候腦袋總是動得很快,開會的時候也常常提出很多不錯的想法,怎麼就只有在這種事情上顯得格外遲鈍呢?


是只有自己才知道的一面喔。


因為只有自己才能讓對方露出那種表情啊。


 


二宮搶過櫻井手裡自己的房卡扔回桌子上,不理還愣在原地的對方,搶先一步鑽進了被窩。


 


「翔さん你關燈,快點!」


「咦?等、等一下……我還沒吃完……」


 


 


<END>

评论

热度(100)

  1. 我是一只大免纸なお🐬 转载了此文字
    呜好看qw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