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只大免纸

黄蓝担一枚 山风内西皮无雷

[SK]喵与汪 15(番外一)

可爱飞了(≧∇≦)

兔子阿妖_素素酱_最近被某对萌哭:

晚了一点,来更新啦(○` 3′○)

第一人称番外,且不是sk两人的视角,不看不影响正文(○` 3′○)

……稍微有点枯燥……有点长……嗯……















一:我就是那个有姓没名的秘书。




今天又跟之前没有什么不同,boss依旧宅在办公室里不肯动,我正打算去办公室给他送咖啡的时候,路上我遇到几个新人。




那几个小家伙比我还矮,看见我的时候就像见到了鬼。 ——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但是……我好歹还算是个女的,你们不用把我当成教导主任。




我差点没忍住把这一句话说出口。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新人感觉更害怕了一样,里面引起我注意的是里面长得最好看的那个孩子。




……叫什么来着?

知、知念……侑李 ?




人事部的同事跟我八卦过这批新来的实习生,里头有一个跟boss同校的孩子,工作能力还可以,好像就是他……




[沢沢沢沢沢沢沢沢田桑!日安!]




少年,我不叫沢沢沢沢沢沢沢田。

打个商量,我又没说什么,好好说话行不行?




[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其实这孩子能让公司里那么多八卦党关注,是因为他简历自我介绍上直接明了的说他要成为boss的秘书。




他刚进公司的时候,那个八卦的妹子还特地来告诉我,有个小鲜肉想把我挤下去。




[沢沢沢沢沢沢沢田……桑?]




我还没想起来那个妹子那个表情,这个孩子好像似乎给我吓到了,一脸茫然。




我抿了抿嘴,想着要不要给个微笑,不过想起来上一次年会的时候笑了一下直接冷场了,还是算了。




[如果没有事,我就先走了。]




那几个孩子肉眼可见的表情回温。




……呵呵。




还想当boss的秘书?




孩子,如果你没有一个强大的心灵,那么一个小时就足够破灭你心中的形象。




唔,今天看来应变能力也似乎不是那么强,回头给人事部说一声。









[沢田桑。]




boos在叫我。




又来了。




我再重复一遍我是个秘书不是管家也不是哆啦A梦。

自从boss开始谈恋爱,他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着。




虽然这个公司除了我没有人看出来。




我甚至见过boss的恋人。




当年我成为boss的秘书的时候,我很高兴,毕竟我的才能被认可,并且是被我一直很崇拜的青年实业家偶像认可,我收到通知的那一刹那简直想下楼跑三圈。




但是当我怀着激动的内心开始我的工作的时候,偶像在我心中的形象迅速被打破。




虽然看起来很总裁,开会的时候坐的安安稳稳八方不动的样子,撑着下巴一脸深沉让人捉摸不透的形象确挺符合的。




其实,他在发呆。




是的,虽然看起来很认真但其实他真的在发呆,而我在旁边速记着内容以便散会的时候他可以看。




给boss当了三年秘书,我可以毫不犹豫的说我这三年的成果就是可以一字不漏的把开会内容全部记下来并且百分百正确保证不会影响boss的判断,其余的除了帮他开车帮他预约钓鱼的时间等等之外并没有什么了……




啊,扯远了,一年前,boss忽然问我,狗要怎么养。




我再重申一遍我真的只是个秘书,然后……我谷歌了一下打印了一份资料交给他,打印途中还被同事看见第二天全公司都以为我养狗这件事我就不说了。




然后一周之后他就告诉我说他搬家了,并且给了我新地址。




然后又过了一周,他问我,猫怎么养。




哦。




……我再重复一次我真的只是个秘书,然后我又打印了一份资料给他,谢天谢地这一次午休去打印并没有被人看见。




boss这一次看的很认真,认真到手机放在桌上,短信震动了都不知道,我刚好瞄到了一眼,看到了亮起来的屏幕。




一个青年。

一个头发有点长的青年。

一个头发有点长且抱着一只猫和一只狗的青年。

一个笑的很温柔……非常漂亮的……青年。




……我当时并没有在意。




然后从那天起,我经常看到boss捧着手机,开会的时候也是直勾勾的盯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然后把开会吵的差点掐起来的同事们吓坏了。




并且从那天开始,boss开始了他逃会的生涯。




从那一天起我操碎了心。




boss偶尔发呆的时候会忽然跟我说几句话,偶然会说道宠物,然后说道隔壁邻居家的猫,最后说道隔壁的邻居。




不经意的,我才发现boss的笑容越来越多。




曾经我以为是因为提前进入老年期的boss是因为养了宠物的原因,后来我才发现其实并不是。




终于,那一天,我陪着boss和客户吃饭,虽然这么说有点失礼,不过那个客户出了名的喜欢灌酒。




boss被灌的很惨,我送他回去的时候,他一直都缩在后座,原本并不宽厚的人看起来非常可怜。




在车上的时候,boss很安静,只是偶尔会含糊不清的说一个词。




我听了好久,才勉强听清楚了是什么。




他在喊[nino]




还有[二宫和也]




虽然是皱着眉头,但是似乎做了个很好的梦。




我把他送到了门口。




然后我做了这辈子一个最大胆的决定。




我按了邻居家的门铃。




门开了。




走出来了一个还穿着围裙的青年,他看到我扶着boss似乎很惊讶,不知所措的样子非常可爱。




他就是boss手机保屏上的那个人。




一眼看过去,就是一个大写的好看,跟公司里那个叫知念的新人是两种不同的类型,且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已经可以理解boss的心情了。




直觉告诉我不能再继续扶着boss,然后我把boss往那个叫二宫和也的人身上推了一把。




看着那个青年手忙脚乱的抱着boss的时候,我其实内心有点激动。




但是我很怂的扔下一句让他转告boss明天不要逃会就走了。




然后我再重申一遍我只是个秘书,我没有帮boss追人。




然后,第二天boss开公司的时候,看起来心情不错。




然后,我这个月工资加了。




……谢谢二宫先生。




接着过了没多久,boss越来越变得更像个普通人了,似乎一切都是因为他遇到了二宫先生之后。




看文件看到一半就傻笑,有一次居然还问我游戏怎么打,我看起来像是会玩游戏的人嘛?




我就没见过这么傻的总裁。




围观记录boss的这些小改变是我一个乐此不彼的小游戏,十分娱乐了被奴役三年苍老青春的我,尤其在当年还喊我妹,现在看见我就喊姐的同期生们跟我打招呼过后,我尤其舒爽。




不过他们什么时候恋爱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没过多久我工资又升了。




虽然boss逃会逃的更严重且甚至工作时间在办公室也经常打电话聊天给我增加了不少麻烦,但我还是由衷的感谢二宫先生。




后来我也有跟二宫先生接触,因为帮实在逃不掉会被抓回去的boss给二宫先生送东西,短短的几次接触来看,二宫先生真的是一个非常温柔的人。




所以,跟boss很般配。




嗯,我觉得。





[沢田桑?]




啊,居然回忆了那么久,失策。

我赶紧调整表情。




[是的,大野先生。]




boss看了我好几眼,似乎在疑惑我在想什么。




这就是最大的改变了,如果是以前他会跟着一起发呆。




[……帮我订几张机票,去荷兰。]




…………嘎?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boss的脸有点红,笑容傻的让人不忍直视。




……等等,荷兰?




………………




[……荷兰?]




我已经在神游了,但是神奇的是我居然还能听到自己很冷静的声音。




boss看着我的表情有点奇怪,似乎有些失落。




[……沢田桑真的一点都不吃惊,我还跟和也打赌说你今天一定会崩了脸……]




……您真是太小看我了boss自从当了您秘书之后我的脸就瘫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对,等等,我什么都不知道啊!!谁知道你们要去荷兰干什么!




[如果你有时间,就跟着我们一起去吧,公费旅游!]




……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我真的再重复一遍我只是个秘书我不能也不想帮您策划婚礼。




——但是我最后还是很没出息的跟着去了,一群人,鸡飞狗跳的。




最后,工资又升了,感谢二宫先生。




哦对了,祝你们幸福。




最后的最后二宫先生,请不要教唆boss让我崩脸,谢谢。











二:我是也想正片出场的后辈。




我叫山田凉介。




大学读的文学,侥幸写了几篇能入眼的小说,侥幸受到了好评,侥幸经过介绍签了一家很好的出版社。




侥幸被分到了一个据说是带着几个王牌的编辑。




当时听到是带松本润和樱井翔的编辑带我的时候我直接吓懵了。




松本润和樱井翔简直就是文学界的新星,据说还提名了好几年的文学大赏。




那个时候傻乎乎的被带去那个组的时候,我的样子一定很傻。




一路上带我去的前辈一直跟我叨叨絮絮的说那个编辑的事情。




那个仿佛冒着粉色泡泡的脸简直就是脑残粉标配。




啊,失礼了。




据说,带我的编辑叫二宫和也,温柔体贴美丽动人,进社以来连禅社内最受欢迎人物前三,我能进他的组,上辈子一定拯救了全宇宙。




最后,他告诫我。




[绝对不要爱上nino酱哦,虽然几乎没有人不喜欢他。]




先不说我会不会喜欢一个男的,前辈你收一收你的表情再跟我说这个还比较有说服力。




怎么说呢,第一次见到人的时候,我差点认错了。




一个屋子里面懒散的坐了好几个人。




最左边的是樱井翔,他办过签售,我认得,然后坐在中间沙发上跟一个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的人揽在一起的是松本润,我也认得,理由同上。




然后我不知道松本润边上那个人以及最边边的沙发上的那两个到底谁才是我的编辑。




我干脆的直接给所有人鞠躬。




[大家好,我是新分来的山田凉介,以后请多指教!]




机智如我。




不过……貌似冷场了。




[你就是那个社长大叔说很有潜力的新人?]




就在我开始方的时候,松本润身边的那个青年开口了,我刚才匆匆一扫没看清楚。




这个人长得很好看,单纯意义上的好看,这是我第一个感觉。




然后就是声音尖软的非常好听。




[是的。]




我不知道他是谁,只能乖乖回答。




[小润,这孩子比你入社的时候还要乖。]




……咦?




那个人放下手机,然后拍了拍身边的松本润。




[nino,我以前哪有这样?]




……




等等,刚才松本润是叫了他nino吧。




难道他就是二宫和也?




——好年轻啊!!!




[……又是一个说你年轻的人了nino!]




看着报纸的樱井翔笑着扶了下眼镜。




——我刚才貌似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我的内心在呐喊,千言万语说不尽我内心的苦楚。




后面是啥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总之那个场景到现在还会被他们拿来取笑我。




不过nino桑真的非常温柔,他天生自带一种跟他出去吃饭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你已经把帐给结了的气场,至少我们组里他的后辈包括我在内都十分乐意,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会下意识的引导我们写作的方向。




虽然俗称开火车,但是确实我还真的很喜欢他陪着我们胡天海地的跑火车,他见识很广,聊天的时候语句就像斟酌过的一样灵感随意喷洒。




所以经常会被樱井翔吐槽为满分作文。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我后来以他为原型写的一篇小说很顺利的拿到当年的新人奖。




第一次拿奖,对于我的内心冲击还是很大的。




但是因为可能大赏程序太多,过程之复杂到我拿到奖的时候感动已经没剩多少,原本只打算陪跑所以也没写获奖感言,等到了我上台领奖的之前,相比于激动其实我更多的是慌张。




nino桑一直跟在我身边,小声的给我说一会要说什么,压低的声音一直一直的安抚我,甚至手一直拍着我的背。




奇异的,我平静下来。




甚至他刚才在我耳边说的获奖感言我记得清清楚楚。




等到我上台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在人群中找到了nino桑的目光,温柔的不行。




现在说可能会有点假,不过当时我真的几乎要哭出来。




那天晚上我回去就给我发小知念打了个电话。




我很冷静的跟他说。




[知念我再也不笑你了,我也有了憧憬的对象,我们一起加油吧。]








不过就是那么温柔的人,好像在不经意间悄悄有了些改变。




虽然我很不想承认我就跟痴汉一样追逐他的身影。




虽然nino桑有社长特批,他不是经常到出版社里来,尤其家里养了一只猫之后。




不过大概过了两个月之后,他几乎每一次来都会变得比以前更柔和一点,身上多了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韵味。




同样是编辑的锦户亮以及丸山隆平后来告诉我。




我憧憬的人,大概,应该,好像,貌似。




恋爱了。




我当做听不到。




直到他的改变渐渐越来越多,直到那一天。




原本nino桑的头发有点长,足够绑起来一个小辫子,他那天出现的时候,头发剪了一个清爽的发型。




虽然一样很好看。




[很奇怪吗?]




nino桑察觉到我看他的视线,歪着头问我。




[不不不,很好看!]




我摇头。




然后我就看见他露出一个以前根本看不到的,柔和到了极致的笑容。




看上去很幸福。




果然,是恋爱了吧。




尽管只是憧憬,但我还是有点忧伤。




不过,幸福就好。








对了,其实我们组还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就是不管是谁,千万不能让nino桑喝醉。




据说杀伤力巨大。




我很好奇。




但是我不敢说。






出版社十五周年年会的时候,我有幸看到了这一幕。




然后我也加入了不让nino桑喝醉协会。




的确杀伤力巨大。





那个时候樱井翔带了一个人,据说也是nino桑的好朋友吃东西,樱井翔只嘱咐了剩下的我们几个一句不要让nino桑喝太多,然后松本润还没到,nino桑要喝,就我们几个根本拦不住。




等我们反应过来的时候。




人已经醉了。




跟以往强烈的反差,乖巧且……呆萌的样子,明明只是轻柔的别了下头发的动作,却充满了一种柔软的色气。




而且……最让我觉得要不好了的是,现在无论谁跟他说都会回应。




樱井翔还没回来的时候,松本润已经到了现场。




恰好我跟锦户亮还有丸山隆平已经没有办法了。




nino桑软软的身体靠着我的时候,我都觉得我的脑子要炸了。




……救命。




好在他看见松本润之后就自发自觉的换了一个人靠着。




再之后我们几个就把nino桑遮了个严严实实的就怕他被谁拐了,松本润打了个电话不知道给谁,之后过了一会就让我们几个帮忙把nino桑带出去。




然后,我就见到了nino桑传说中的恋人。




怎么说呢……有点眼熟。




就跟锦户他们说的一样。




第一眼看过去除了眼睛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但是nino桑一见到他居然直接挣脱了松本润的手直接乖乖的跟着他走了。




我目送着他们上了车,才跟着回大厅。




进门的时候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男人在给nino桑系安全带。




然后,他们接吻了。






最后,第二天,nino桑没来上班。








[山田,你的稿子呢?]




糟糕,摸了一上午的鱼,我稿子还没写完!




今天,是我人生第一次拖稿,还被nino桑撞见。




so sad。













写了好久……写到最后我都困了……主要是卡肉……

第一人称的番外,换了个视角,写糯米和阿智在两个人的眼里的变化。

……甜度不高啦(○` 3′○)

本来想拆成两篇的,想想算了,就这样的囧

至于为什么写的是山田凉介︿( ̄︶ ̄)︿因为maru和亮亮出过场了,不好写啊……

而且秘书那里还有被以权谋私了的知念︿( ̄︶ ̄)︿

刚好凑一对吧囧

山田结尾这部分接番外二的肉……不过我卡肉中,明天做完作业我就继续写……不一定能明天发,我尽量(°ー°〃)

顺便,貌似好多gn喜欢双总裁还有医生x病娇……让我想想新坑︿( ̄︶ ̄)︿让我换个画风看看能不能行……

明天开始写别的啦(○` 3′○)

以上,祝梦到温柔的糯米以及傻傻的阿智!

晚安(○` 3′○)








评论

热度(153)

  1. 我是一只大免纸兔子阿妖_素素酱_最近被某对萌哭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飞了(≧∇≦)